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双飞科里的实习生
双飞科里的实习生

双飞科里的实习生

我这个人,本质上来说还是很正直的,病人给不给我红包,对病人我也尽全力治疗,但是,有一点男人的通病,就是喜欢钱、喜欢漂亮女人、性欲极强。


  当然,一般情况下我给人书生气很浓的印象,很多人说我天生就是当医生的,我自己也很喜欢这个职业,我兴趣广泛,爱好体育,打篮球、踢足球,还练过武术,学过书法,虽然都不很专业,但也都有些“造诣”。


  科里有两个实习生,都是小姑娘,都长得挺漂亮,活波开朗。说实话,我比较喜欢成熟些的女性,比如肖大夫,但不知道为什麽,我往往对小姑娘最有吸引力,这不,刚才我乾净利落的处理病人,让这两个实习生眼中顿时充满着敬慕之情,跟在我屁股後面,问这问那,我只好诲人不倦了。


  好不容易给她们两人安排了点活儿,她俩叽叽喳喳的忙去了,我去更衣室将我沾了血的白大褂换掉,开门进去,听到里面有人,我以为是路明,没想到布帘後是肖大夫在换衣服。本来更衣室里间有插销,可能肖大夫认为将外面的门锁上就不会有别人进来了,没想到有我这样一个不速之客。


  匆忙中我只看到肖大夫圆润的肩头和白皙的背部,我们的脸同时红了,我忙不迭的退了出来,一分钟後,脸上带着红晕,肖大夫走了出来,又看了我一眼,我没退缩,也直直的看着她,她抵挡不住了,慌慌的开门出去了。


  我换完衣服出来,两个实习医生已经把我分配的活干完了,争着表功。


  我瞄了一眼两人的胸部,这是习惯动作,当然是非常隐蔽的。实习生一个叫薛亚玲,一个叫卢红,现在的女孩子营养好,胸部又不像以前的女孩生怕别人注意,她们可是尽可能的向别人展示自己傲人的曲线,她们两人都穿着紧身的薄衫,从白大褂的领口向下,可以看到一片雪白的脖颈和前胸。我不敢失态,眼光急忙转向别处。


 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对她们有那麽大的吸引力,问完我医学问题,又开始问我的经历,我随口编了一些。我看她们好像也不是真的问我,只是想和我说话罢了,而且,两人好像在比赛,看我更注意谁一些,我不禁有些得意,她们到底嫩了些,不像肖大夫深沉。


  最後,两人好像已商量好了似的,约我明天去市区游览,她们做导游,这个提议正中我下怀,我对广州人生地不熟,正想熟悉熟悉,就答应了。听到我答应了,两人像快乐得小鸟似的飞走了。


  时间过的真快,我看BP机上的时间已经快晚上十点了,就向肖大夫和路明告别,回到宿舍,倒头便睡,一夜无梦。


  第二天,BP机的铃声叫醒了我,我收拾利索後,到餐厅买了两份早餐,带到科里,八点钟交接班,现在才七点。


  路明见到我,夸张的叫了一声∶“谢谢!”狡猾的冲我笑了笑;肖大夫也没拒绝,轻轻的说了声∶“谢谢你!”我要的就是这样,感情是慢慢培养的嘛。


  肖大夫住在医院单身宿舍里,就在我楼下,我等在科外,看肖大夫从里面出来,假装偶然碰上,说道∶“真巧呀!肖大夫,你回去休息吗?我送送你吧!”


  肖大夫又用那种说不出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此时我真怕她拒绝,可是,她没拒绝我,点点头说∶“好吧!”


  我俩并肩走着,我又问了问昨晚值班的情况,急诊科距离单身楼并不远,好像很快就到了肖大夫的宿舍门口,我心中一万个请求她让我进去坐坐,可是她并没如我所愿,只是在关门的一刹那,轻轻的说了声∶“昨天谢谢你了。”


  门关了半天了,我还在回想肖大夫身上那淡淡的香味,磬人心肺。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,“我会成功的。”我这样对自己说。


  接下来就轻松多了,我该去和我的学生游览市区了。她们两人如约在医院後门等我,两人都化了个淡妆,年轻的脸庞看起来更加漂亮了。有这样两位美女陪着,心情当然不错了。


  到珠江边上的上下九路步行街逛了逛,领略一下南国风情,我给她们一人送了一大束盛开的玫瑰,不是我故意,是因为实在是被卖花的小姑娘缠得没办法,两位姑娘秀美白皙的脸庞被玫瑰映衬得更加娇艳可爱,兴奋之情溢於言表。


  她俩请我吃了广州有名的清平鸡作午饭。有两美女相陪,我这顿饭吃得格外香。


  到下午,骄阳似火,我这个北方佬就吃不消了,她们好像很适应,没一丝汗珠,看到我汗流浃背的样子,两人乐得前仰後合,我瞪了她们一眼,说道∶“这下你们得意了,等有机会我收拾你们。哼!”


  她俩突然神秘的对我说,要带我去个危险的地方,问我敢不敢去,我当然不拒绝了。她们把我绑架上出租车,还用布住我的眼睛,我只好听天由命。


  出租车走了大约半个小时,下车後她们还不让我揭开眼布,领着我又走了几分钟,我感到周围环境凉快了许多,肯定在树林中,我这样想着。


  “当┅┅当┅┅当┅┅当┅┅”两人唱着歌揭开了住我眼睛的纱布,我眼前一亮,一池碧水呈现在面前,竟然是个游泳池,大夏天能游泳,享受呀!二人看出我的疑惑,忙解释说,这是卢红叔叔的别墅,她叔叔家在香港,偶尔来这里住,平常就让卢红父亲帮着看管,今天她是偷偷把钥匙从家里拿来的。


  即来之,则安之,那就游吧!可是问题来了,我没泳裤。卢红不慌不忙从背後拿出一条泳裤,原来早有准备呀!我一看,号码正合适,禁不住惊叹二人的细心,两个姑娘都羞红了脸,跑着去换衣服了。


  我换好衣服,心想∶孤男寡女,诺大别墅,我想干什麽坏事大概也没人知道吧!这个念头一出现,正义公理马上站出来说话了∶别瞎想!长久以来的道德准则使我为自己的想法有些脸红。


  等了几分钟,她俩出来了,薛亚玲身材较高,皮肤白皙,纤细苗条;卢红则丰腴结实,皮肤略黑,各有不同的韵味。薛亚玲的泳衣是露背装,卢红的乾脆就是三点式,丰满的胸乳上半部露在外面,简直是诱人犯罪,两人的身材都很棒。


  我问她俩会不会游泳,她俩异口同声说会,然後问我,我说不会。我看她俩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,估计是因为自己水平不高,怕我笑话吧,其实我自小在黄河水中练出来的水性,中学又经过体校的正规培训,水平不一般呦!


  三人下水,我假装失足,一下掉进水里,大喊救命。二人急了,都游过来救我,可是她俩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,可能也就能游二、三十米的样子,能把自己照顾好就不错,更别说救人了。她俩救人也没经验,拼命地抱住我,使力的方向又不一致,卢红的趐胸紧紧贴住我的右肘,薛亚玲的淑乳紧紧贴着我的左肘,拼命地水,三人在水中打转转。经过这一刺激,我的小弟弟勃然而起,幸亏在水里,不然我可下不了台了。


  我看两人都累得不行了,但都不放弃,心中一软,不忍再逗她们,轻舒左右臂膀,从二人腋下穿过,几下水就来到岸边。由於双臂正好搂住她们的趐胸,那感觉别提多美了,这大概也叫假公济私吧!


  一上岸,两人顿脸红心跳,同时跳起来,用四只粉拳在我肩膀上捶打∶“你坏,你坏!”小女儿的羞态一览无遗。这一阵捶打,让我小弟弟更加膨胀,胯下鼓鼓囊囊的一大团,二人假装没看见,其实都在用眼角馀光偷偷扫着,我也装糊涂,假装没看见。


  这下,两人知道我会游泳,转而拜我为师,我也就作起教练来了。当然,假公济私的事情是一再发生,我用手托住薛亚玲的小腹,教她正确水姿势时,分明感受到她的轻微颤抖;而卢红则更加放肆,在水中尖声惊叫,不时就攀在我的肩膀上,让她胸前的两对受惊的白兔感受我的坚实臂膀的力量。凉爽的池水带给我们三人一个愉快的下午。


  游了快两个小时後,三个人都喊累,我们一起上岸,披着浴巾来到休息厅。


  卢红拿来饮料,打开电视,没想到,画面竟然是三级片,男女主角的表演和浪叫很到位,可能是卢红叔叔自己看的影碟。气氛一下变得特别起来,静悄悄的。


  我看两位姑娘都羞红着脸,不知该看还是不看,我的热血彷佛也一下涌到下体,尤其是有两个漂亮姑娘在旁边,肉棒涨得难受,我藉口上厕所,在卫狠套弄了几下,暂解燃眉之急。


  等我回来,二人还在看,都面色潮红,娇喘细细。见我回来,都不好意思的转过脸问我∶“你饿不饿?”简直文不对题嘛!我回答∶“饿,饿坏了!”


  其实我一语双关,聪明的姑娘们大概猜到了,脸都涨得通红,最後还是卢红机灵,说∶“先洗澡,然後我给你们做大餐。”


  别墅里洗澡间就有四间,太奢侈了,我这样想着。浴盆里的水温度正好,我正要下去舒舒服服地泡个澡,一看到我的肉棒怒气冲冲的样子,我觉得自己压抑了这麽久,难道今天还要装正人君子吗?我来广州不就是要体会一下放浪的漂泊生活吗?还这麽小心翼翼的,和在内地有啥区别?不行!我决定今天要做个坏小孩。


  这样想着,我轻轻的披上浴巾,蹑手蹑脚地来到卢红的门外,里面“哗哗” 的水声像挠钩一样勾起了我的想像,喷头下是怎样的一个青春的躯体呀?


  我心一横,转动门把手,巧了,门没插住,我闪身进去。卢红背对门,还没发现我,嘴里哼着流行歌曲,一个青春洋溢的女体呈现面前,丰满高跷的臀部、浑圆的小腿、圆润的双肩、平坦雪白的背部,一切都那麽完美,我实在不忍心破坏它。


  但是,膨胀的男根在不停地提醒我∶上吧!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终於我下定决心,轻轻的走过去,伸出强健有力的双手,猛地从背後抱住了她,我火热的胸膛终於和卢红青春的身体贴在了一起,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卢红丰腴的趐胸,电流麻趐趐的透过我的双臂,我不由得颤抖起来。


  卢红猛地一惊,挣扎起来,但是,她的反抗很快就融化在我强而有力的拥抱中,她放弃了挣扎。我将她扳过来,卢红轻轻的闭着双眸,长长的睫毛掩盖着少女的心事,我感受到她的激烈的心跳,趐胸在两人的压迫下快乐的变形了,我吻上她的红唇,那颤抖的、紧张的、羞涩的红唇。


  当我的舌尖抵开她的贝齿,寻找着她的香舌时,她躲避着不肯就范,但这一切不过是瞬间的事,几秒後,她就热烈的回吻我,辗转缠绵,我吸吮着她舌尖的津液,甜甜的,带着少女的芬芳。


  我的双手顺着完美的背部曲线下滑,停留在丰满的臀部上,大力的揉捏,卢红发出快乐而含混的呻吟,水流冲击在我们的身体上,恣意放肆。卢红紧紧的攀住我,我的手转向前方,顺着少女丰腴的阴阜向下探索,分开娇嫩的大阴唇,紧接着是小阴唇,红红的、鲜嫩的阴蒂在我的触碰下,快乐地抽搐着。可我的手指再向内深入时,卢红却全身紧张,双手按住了我的手,但我执意要前进,她看无法阻拦,抵抗了数秒後也就投降了。


  处女地从未被开采过,我敢肯定,因小穴仅仅是一条细缝。我要发狂了,男根膨胀发热,唯一的目标就是插入,再也等不及了。


  当我的男根分开小阴唇时,卢红不可抑制的浑身颤抖,但她还是用温柔的眼神鼓励我,“珍惜我吧,疼爱我吧!我的爱!”从她口中呢喃出这样的话。


  我前进了,敏感的龟头感受到小穴的紧窄,爱液汩汩而出,润滑着我们的联系。龟头碰到处女膜了,我感觉得到,卢红十指紧紧地扣住我的肩膀,肯定流血了。麻趐趐的疼痛混合着快乐,龟头向我发射着快乐的电波,处女膜顽强的阻击不能阻挡我前进的步伐。


  “噗”的一下,进入了,一霎那间,时间,天地,万物,彷佛都静止了,卢红发出难以抑制的抽泣,夹杂着快乐和悲伤、幸福和痛苦。我缓缓地将男根向里插,卢红的小穴是那麽紧密地与我结合,我原来想,南方这麽开放,卢红这样的女孩是处女的可能性太小了,可是我错了,我为自己的想法而羞愧,令我更加倍的疼爱她。


  龟头在一番努力後,终於碰到了敏感的花心,卢红更加激动,抖得我几乎不能控制平衡。破膜的痛苦渐渐过去,卢红的快乐渐渐来临,我从她半张的双唇就可以知道。快乐的呻吟从她的喉咙中发出,我抽插着、爱抚着,卢红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乳头硬硬的在我胸前写字,男人的感觉在这一刻得到了最佳体现。


  卢红的小穴口渐渐收紧,压迫着我,花心也不停地痉挛,我的男根向我发送信号∶卢红高潮要来了。猛然间,卢红“啊┅┅”的一声,释放出她二十几年最快乐的呼喊,紧紧拥抱住我,一动不动。几十秒的快乐让卢红完全丧失了警惕,她放肆的呼喊声音太大了,我不由得朝门看去。


  这一看,大事不妙,披着浴巾的薛亚玲惊诧的表情映入我的眼帘,薛亚玲像受惊的兔子一样,转身逃开。我抱着卢红,卢红浑然不觉发生了什麽事,仍然陶醉在快乐中,匆忙中我抓住一条浴巾,包住我俩追了出来。


  薛亚玲逃到休息厅,抱住沙发上的一只玩具熊蜷缩在沙发的一角,我放下卢红,轻轻的为她盖上浴巾,就这麽赤裸裸的走到薛亚玲的面前,命令道∶“抬起头来!”


  薛亚玲头微微一抬,惊慌的眼神看到我凶神恶煞般的男根,又惊慌的低了下去,两手不知该往哪里放。我走上前,轻轻的把玩具熊拿开,薛亚玲并不反抗,浴巾包绕的青春身体发出女儿清香,我半跪在沙发前,双手握住了薛亚玲纤细的足踝,柔腻纤巧,她浑身一震。


  我的手顺着光滑的小腿向上,分开遮盖着青春洋溢的躯体的浴巾,白滑的大腿、平坦的小腹;再向上,少女的趐胸被薛亚玲交叉的双臂遮盖着不肯露头,但是,经不住我坚决的攻击,少女的心扉终於向我打开,雪白的趐胸傲然挺立,小巧而富有弹性,顶上两粒红豆煞是可爱;再向上,我看到噙满泪水的双眸。


  薛亚玲猛地抱住我,哽咽道∶“你为什麽喜欢卢红不喜欢我,为什麽?”


  原来是这样!我心中充满对亚玲的爱怜,伏在她耳边轻声说∶“我怕你害羞嘛!”


  “你坏,你坏,你坏!”薛亚玲敲打着我的胸膛。对於这爱的撞击,我坦然承受。


  “亚玲,你准备好了吗?让我好好爱你。”


  “嗯!”薛亚玲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说道。


  得到了鼓励,我的双手先覆盖住她盈盈一握的双乳,雪白而富有弹性,随着我的爱抚,乳头渐渐变硬,鲜艳欲滴。我含住乳头轻轻吸吮,薛亚玲快乐地颤抖着,纤细的手指抚摸着我的头发。我的双唇一路向下,滑过平原,越过森林,来到桃花源地,薛亚玲娇羞的叫着,“别,别,别┅┅别亲那里。”


  我灵巧的舌尖舔弄着薛亚玲娇嫩的阴蒂,薛亚玲从未受过如此刺激,快乐的波浪冲击着她,浅沟中渗出晶莹的爱液。


  我低声说∶“亚玲,你下面湿了。”


  亚玲娇羞无限,皮肤显现出粉红色,现在我只有奋勇向前了。舔到小穴口,亚玲更加激动,小小的阴蒂肿胀起来,轻轻一碰,就会引起她猛烈的颤抖;我再吻上她的樱唇,吸吮着她口中的津液,当我的男根顶住她的小腹时,羞涩的她竟然用柔美的纤纤十指握住它,怯怯的,有些害羞,有些矜持,还有些好奇。


  我说∶“把它放进你的小穴中好吗?”


  亚玲害羞的说∶“它好凶呦!”同时轻轻用双手套弄着,并且用手轻轻揉我的阴囊,阵阵舒爽的感觉传向心底。我心里太高兴了,这麽羞涩的女孩肯爱抚男人的男根,正证明了我的魅力。


  亚玲听话地引导着它靠近小穴,让它亲吻阴蒂,直到小穴口,亚玲害羞的松开了手让我来接力,勃起的男根顶开大阴唇、小阴唇,顶在了宝贵的处女膜上。


  “亚玲,要进去了。”亚玲坚定的点了点头,我一用劲,男根全根没入,龟头猛地突破了一层薄膜,亚玲痛得直抽凉气,脸色煞白。


  “痛┅┅我真的好痛呀!”亚玲哀求道∶“别、别┅┅别动┅┅”我知道初次的痛苦,让阴茎停在小穴中不动。


  渐渐的,亚玲适应了,加上我舔吮乳头,爱抚她的每一寸肌肤,她身体渐渐放松,并产生了快感。这时我开始了抽送,随着我的狠狠插入和抽出,亚玲满足的叫声越来越响,身体彷佛是快乐的波浪,趐胸颤动,淫语连连。


  “我好快乐!剑,我以为你只喜欢卢红不喜欢我呢!”


  “傻丫头,我都喜欢。快乐吗?我的女人,你是我的女人。”


  “是的,我是你的,好好爱我吧!”


  我大力的抽插摩擦着两人快乐的神经,就像火花引起燎原大火,两人的情欲泛滥了,亚玲的蜜穴比卢红的还窄小,夹得我舒畅无比,我觉得自己快射精了。


  低头看亚玲,她也到了最後关头,呻吟几乎联成一片,分不清她在说什麽,她只是不停地耸动、摇摆、迎合┅┅


  “啊啊┅┅啊啊┅┅喔~~~~~~”一声长叹,她攀上了顶峰,花心阴精奔涌而出。我这时也受不了了,蓄积了许久的阳精如高压水龙般的冲击着亚玲的子宫,亚玲在冲击下一抖一抖的达到了人生最快乐的极点。


  我精疲力竭,舒爽无比,望着软倒在身边的两个青春的身体,我深深的陶醉了。


  【完】